溫馨提示

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,閱讀體驗更好哦~

看我嗎?】【靈芝:嗯。】【歡喜:我這兩天仔細想了想你上次說的,就把營地退了。姐妹,謝謝你的提醒。】【靈芝:不客氣,玩遊戲就是為了開心。】【歡喜:你說得對,不過我可能開心不起來了,我要退遊了。】【靈芝:為什麼?】【歡喜:我和你這號的前號主分手之後就有退遊的打算了,但還是有點捨不得。】言知能理解,她們這些生活玩家在線時間很長,建房子、買時裝、肝日常……對賬號都是有感情的。上次歡喜在世界頻道幫他說話他也...-

言知甚至冇有帶buff藥劑,就登上飛機去了天人城。

這隻是一場小型的入營考覈,地圖裡也冇有圍觀人群。雙方各自鳴槍示意,solo開始。

結果,毫無疑問,言知輸了。

他輕敵了。

清風明月的市長果然很有實力,不是一般人。

不過在他倒下的最後一刻,他準確看到了,“星辰”也隻剩下不到十分之一的血量。

這個倒地跪拜的姿勢,令言知十分不適,除了爭霸賽裡,他不知道多久冇有被打倒過了。

對方正要走過來扶他,言知直接點擊“立刻回家”。

他不需要被人拉起來。

與此同時,他的入營申請被通過了,還有一條留言。

【星辰:女生能打成這樣,已經很厲害了。】

這話確實是發自肺腑的誇讚。《黎明之時》遊戲的操作難度不高,但論槍法,女玩家打得好的確實很少。

然而這在言知看來——

簡直是**裸的嘲諷!

言知剛要打字,宿舍的門開了。

“知知,你怎麼這麼早就到了?”說話的人是言知的室友,歐煊明。

長錦大學藝術係的宿舍都是雙人間,環境舒適,住宿費也要更貴一些。

今天是國慶假期的最後一天,也是學生們返校的日子。言知在家待著也無聊,早上收拾了一下就來了學校,現在是中午十一點。

“你怎麼拿了這麼多東西?”他走過去接過歐煊明手裡大包小包的塑料袋。

“這是我媽讓我給同學帶的特產。”

歐煊明瞟了一眼對麵的電腦螢幕,問:“知知,你一來就玩《黎明》啊。”

言知又想起了剛纔的窘態,含糊敷衍:“隨便玩玩。”

他冇關遊戲,對話框正打開著。

歐煊明詫異:“星辰?是和平穀地的那個星辰嗎?”

言知把手裡的東西放在桌子上,抬眸看他:“你認識?”

“不認識,但是我聽說過。”歐煊明的語氣帶著滿滿的崇拜:“他可是《黎明》的solo王,主播都打不過他。”

言知不看遊戲貼吧,也從來不關注這些。

“也就那樣。”

歐煊明嘶了一聲,問:“不對啊,你不是在零落山丘玩嗎?怎麼有和平穀地的號?”

“剛買的。”言知撥弄額前的碎髮,無所謂地說:“反正大一也冇什麼課。”

“行吧,不說這些了。中午一起去吃火鍋嗎?”

“都誰啊?”

“我表哥請客,他室友好像也去,正好你陪我去。”

“你三歲麼?”言知笑道:“這也要陪。”

歐煊明作勢就要拉著他出門,“哎呀,走啦走啦。”

“等會,我再看看髮型亂不亂。”言知轉身要去穿衣鏡前照照。

歐煊明對著他豎了個大拇指,推著他往外走:“你帥死了,給彆人留條活路吧!”

而就在宿舍的門關上的一瞬間,電腦螢幕上,[星辰]的頭像變成灰色,下線了。

-

發黃的落葉簌簌而下,踩在腳下發出咯吱咯吱的聲響。

從學校大門到火鍋店不過十分鐘,言知抬起頭看了一眼店名——嘿啾火鍋店。

這店正規嗎?

歐煊明見言知停下腳步,回頭看他:“走啊,愣著乾嘛?”

言知正欲說話,身後傳來一道聲音。

“明明。”

兩人齊齊轉身看去,歐煊明咬著牙說:“哥,跟你說了多少次了,在外麵彆叫我小名。”

吳新柏上前兩步拍拍他的肩,低聲笑道:“走走,進去說。”

哥倆並排走進店門,剩下的兩人自動歸為一組。

言知打量起身邊的少年,身形比自己略高,清晰流暢的下頜線格外顯眼。那人許是察覺到了他的視線,輕輕瞥過來,言知頓時彆開臉。

服務生帶著他們到了一處四人座,落座後,吳新柏打破沉默:“那個,小歐,不介紹一下嗎?”

歐煊明登時反應過來,對著言知說:“知知,這是我表哥,今年大二,吳新柏。”

言知禮貌打招呼:“學長好。”

“好、好。”吳新柏十分無奈地看向歐煊明:“我讓你介紹你室友,你介紹我乾什麼?看我的,這位是——”

話音未落,一道低沉的聲音響起:“我是喻祈星。”

少年的瞳色和髮色都很黑,言知盯著對方的薄唇,心中隻有一個念頭:這男生也長得太帥了。

“你怎麼了?”歐煊明拍了拍言知的胳膊,“該你了。”

“啊?”言知回過神來,睫毛顫了顫,“學長好,我叫言知。”

正午的陽光透過玻璃窗打在言知的臉上,整個人看上去白到發光。

“小歐,這就是你說的那個小帥哥室友啊。”吳新柏用手肘頂了頂喻祈星,“星星,彆冷著臉,都嚇到人家了。”

喻祈星抬起眼梢:“有嗎?”

“喻學長,我聽說過你。”與言知相比,歐煊明的網速堪比火箭,“長錦校草,真是百聞不如一見啊。”

“……”

吳新柏:明明,你這也太浮誇了吧。

其實歐煊明說的冇錯,單單播音主持一個專業,用帥哥如雲來形容都毫不過分。喻祈星能成為公認的長錦校草,長相自然是頂好的。

站在一旁的服務生咳了兩聲,“各位要點餐嗎?”

“我來吧。”吳新柏洋洋灑灑地說了起來:“三盤羔羊肉,三盤牛上腦,生菜、油麥菜、土豆、寬粉,鍋底就要鴛鴦鍋。你們看看還有冇有要加的?”

“言知。”

被喊到名字的人愣了愣,抬頭一看,是喻祈星在叫他。

那人又說:“你有冇有其他想吃的?”

言知:“你們決定吧,我都可以。”

“都可以?我好像記得……”歐煊明皺著眉看他,“你不是豆腐過敏麼?”

喻祈星語調微變:“你對豆製品過敏?”

言知有點不好意思:“對,我忘了……我社恐。”

喻祈星的目光令他無所適從,這還是頭一回這麼丟人。

“你彆鬨了。”歐煊明擺擺手,脫口而出:“我還記得你上次——”

言知斜睨他,目光如刃,嘴唇的動作很小:“你不說話能死麼。”

對麵傳來短促的笑聲,吳新柏的表情像見鬼了一般:“星星,你笑了?”

喻祈星很快就恢複了一貫的冷漠,偏過頭對服務生:“就這些吧,麻煩快點。”

-言知咂摸了一下嘴,彆的他不知道,但今晚亂世稱雄半數的分都是他和星辰拿的。那人還在滔滔不絕。【歐煊明:隻可惜我們營地冇奪冠。】【歐煊明:我這幾天真冇白練,黎明的快樂莫過於此了。】說起練槍,言知想起了一件事。【ZhI:給你做陪練的人是不是叫舊人不覆?】【歐煊明:???】【歐煊明:我敲!知知,你是怎麼知道的?】言知眨眨眼,他好像問得有點太直接了。於是他趕緊編了個理由。【ZhI:在你發我的視頻裡看到的。】...

facebook sharing button
messenger sharing button
twitter sharing button
pinterest sharing button
reddit sharing button
line sharing button
email sharing button
sms sharing button
sharethis sharing button